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www.47711c.com > 证监会处罚背后:郑州社保局仗义为17位普通老百姓向王驾宇追讨保

证监会处罚背后:郑州社保局仗义为17位普通老百姓向王驾宇追讨保

时间:2019-08-12 21:25 来源:未知   点击:

  【摘要:凌通社早忘记王驾宇这个人了,不过证监会对于其和神州数码000034)郭为一起内幕交易的处罚让凌通社记忆盒子打开了,以前似乎对这个人有记忆,就是从一个打架斗殴、抽烟喝酒、“智商不高”的坏孩子变成富豪的成功典范。

  但凌通社查询公开资料显示,现在王驾宇的标签已经是中欧校友、澳大利亚国籍、隐形富豪、内幕交易者,更令凌通社感觉到富豪之心的是,法院资料显示,王驾宇旗下公司在1999年到2017年期间都被不给17位员工交养老、工伤、失业保等,10年前就被起诉,并和郑州市人力和社会保障局多次相互起诉,郑州当地法院判决其补交,然后申请强制执行....却找不到执行标的!

  在此,凌通社真的想和富豪通知说一下,钱这种东西多了有用吗?对你来说10万可能只是毛毛雨,对于贫困家庭来说他们是养命钱啊!凌通社也想和他的中欧校友说一下,你们应该敦促富豪赶快给这些良民交钱!凌通社也想给郑州市社保法院的同志说一下你们可以协调证监会强制执行这个澳大利亚人的股票!】

  准予执行申请执行人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被执行人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作出的郑人社基决字【2018】第6013号行政处理决定中为刘来法补缴自1999年3月至2017年11月欠缴的养老保险费57179.04元、工伤保险费2820.02元、失业保险费4696.88元,2001年1月至2017年11月期间医疗保险费15345.33元、生育保险费2740.22元和刘来法个人应承担部分24121.45元,共计106902.94元,并依法加收滞纳金的事项。

  经稽查发现: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未为刘来法办理1999年3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的养老、工伤、失业保险,2001年1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的医疗、生育保险登记及缴费手续。

  以上事实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之规定,侵害了劳动者权益。对上述事实,我单位于2018年3月20日向你单位邮寄送达了《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社会保险稽查限期改正指令书》(郑人社基令字[2018]6014号),在规定时限内,你单位仍未整改。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六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处理决定:限你单位自收到刘来法个人应缴部分的社会保险费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到郑州市社会保险局和郑州市地方税务机关为刘来法补缴自1999年3月至2017年11月欠缴的养老保险费57179.04元、工伤保险费2820.02元、失业保险费4696.88元,2001年1月至2017年11月医疗保险费15345.33元、生育保险费2740.22元(以上补缴数据最终以郑州市社会保险局核定为准),并依法加收滞纳金。

  刘来法自收到本行政处理决定书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将个人应缴部分的社会保险费24121.45元(以上补缴数据最终以郑州市社会保险局核定为准)缴至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该决定书于2018年6月7日邮寄送达给被执行人,2018年8月6日被执行人向郑州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经审查,郑州市人民政府认为,申请执行人市人社局对被执行人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作出的处理决定,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虽然在程序上存在延期审批超期的违法问题,但不影响行政处理决定实体权利义务的认定,故郑州市人民政府在不撤销该处理决定的基础上,确认处理决定违法。2018年11月21日被执行人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向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的规定,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17日,判决确认市人社局作出的郑人社基决字【2018】第6013号处理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违法,并驳回被执行人要求撤销该处理决定的诉讼请求。双方上诉后,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申请执行人于2018年11月5日作出郑人社基催告字【2018】第6023号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强制执行催告书,要求被执行人自收到催告书之日起十日内,履行申请执行人作出的郑人社基决字【2018】第6013号《郑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处理决定书》规定的义务,逾期未履行,申请执行人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该催告书于2018年12月10日在河南法制报第16版公告送达给被执行人。因被执行人在催告期后仍未履行相关义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七条之规定,申请执行人市人社局向人民法院申请对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未为刘来法办理1999年3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的养老、工伤、失业保险,2001年1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的医疗、生育保险登记及缴费手续,未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单位部分共计82781.49元(养老保险费57179.04元、工伤保险费2820.02元、失业保险费4696.88元、医疗保险费15345.33元、生育保险费2740.22元)和刘来法个人应承担部分24121.45元及依法应加收的滞纳金进行强制执行。

  被执行人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郑州市金水区黄河路82号1号楼商铺3层。

  刘来法诉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作出的(2014)金民一初字第2869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判决书确认:一、原告刘来法与被告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二、被告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按照同期郑州市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向原告刘来法支付2005年3月至判决生效之日的生活费;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负担。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权利人刘来法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案在执行过程中,本院采取了以下执行措施:1、本院依法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限制消费令、失信决定书;2、进行多次网络查控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资金及其他资产;3、将被执行人河南通利投资有限公司限制高消费并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4、进现场调查,前往被执行人住所地,被执行人长期不在家,暂无可供执行性线、与申请人进行终本约谈,告知案件执行情况、财产查控情况及相关权利、义务,申请执行人认可本案的执行情况。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如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可以再次提出执行申请。被执行人应当继续向申请执行人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可以说,王驾宇近几年已经历练成了一个“PE猎手”。2010年3月,豫金刚石300064)开始网上申购,王驾宇认购1512.89万股,占总股本的4.98%,位列第四大股东。按申购价计算,其个人账面财富达到2.13亿元。其后,王抛售了一部分股份,目前仍然占股3.29%。

  再往前追溯,2007年8月,沃华医药002107)以22.76元/股的价格,向包括王驾宇在内的7位特定投资者发行1200万股。其中,王所持有的320万股经过10送10的利润分配后,一年后变成640万股,赚得1.02亿元。资料显示,王驾宇与沃华医药董事长赵丙贤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同学。

  这是王驾宇作为上市公司投资者的简要经历,从中可看出,他正在向一个纯粹的PE掌门人转变。

  1993年,他投资近200万元创办“通利家电”,主营进口彩电和空调。1997年,通利从数十家家电公司中脱颖而出,取得了“松下空调”的区域代理权,进而国内外10多家著名的家电生产厂商,如三菱、凉宇、海尔、春兰、格力、长虹、康佳等,也陆续授予通利家电“河南总代理”的资格。

  打架斗殴、抽烟喝酒,王从小就被认为是一个“智商不高”的坏孩子。17岁高中毕业,想当兵体检没被验上,父母索性把他送到一家校办工厂当临时工。20岁出头,据说为了能买辆“铃木100”摩托车,偷偷辞职下海。凭着在郑州火车站经营游戏机,王驾宇淘到了“第一桶金”,而后,又是凭着创办通利家电,他实现了从一个商贩到商人的转变。

  2009年,中欧CEO班的校友一行10余人到美国游学,其中就有王驾宇。在美国,他们参加伯克希尔-哈萨维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对话巴菲特,与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互动,走访纽约华尔街5家顶级金融机构,所到之处,王内心的触动很大。在此前后,当他将通利公司的理念、目标确定为“拒绝平庸,永不懈怠”“在自己所涉足的行业,争取做到第一”时,他就知道,他这个曾经的“商业英雄”,现在的“隐形富豪”,再也不能退缩。

  根据《证券法》相关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投资者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的5%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三日内,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

  但沃华医药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王驾宇、王维莉早在2008年9月就已经持股超过5%。报告书显示,二人在2008年3月以24.25~27.65元的价格区间增持了42.51万股,占总股本的0.52%;2008年5月以25.81~29.78元的价格区间增持了1.19万股,占总股本的0.01%;而在2008年8月,王驾宇以22.76元参与公司定向增发,总共认购了320万股,占总股本的3.90%;2008年9月,以22.49~25.7元的价格区间增持了91.55万股,占总股本的1.12%。

  可见,王驾宇、王维莉作为一致行动人在去年9月持股比例已经达到了5.55%,按相关规定两人应在去年9月就应该进行公告,那为什么在事隔几个月之后才进行公告呢?

  公司公告给出的解释是,由于信息披露义务人王驾宇、王维莉未意识到《证券法》中规定姐弟二人为关联人,合计持股超过5%需要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及上市公司作出书面报告,直至2009年1月15日才向上市公司报告。

  之前我们曾探讨过沃华医药的股东,时至今日,公司中报公布,定向增发也完成,我们再回过头看看它的股东变化。

  我们发现公司董事长赵炳贤号召力超强,此次参与定向增发的股东中,王驾宇出手最大方,认购320万,加之前一直有增仓,目前持股高达362.5万股。王先生乃河南通利投资董事长,其一度领军“抗美(国美)防苏(宁)”,商业才能自不在话下。王先生的另外一个身份值得留意,那就是赵炳贤在中欧国际商学院的同学。

  黄仙兰的名字可能投资者相对比较陌生,通过查询,我们得知此人系浙江诸暨人,新光首饰老总周晓光的母亲。周晓光是中国有名的首饰女王,旗下的新光首饰在业内大名鼎鼎。然而周晓光的另外一个身份也是赵炳贤在中欧国际商学院的同学,照此看来,黄仙兰很可能就是周晓光的操作账户。黄仙兰目前在同城上市公司浪沙股份亦持股有40多万股股份。

  大连华星服装有限公司为大连大杨创世股份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这次也参与增发认购120万股,沃华医药董事长赵炳贤为后者的董事。其与石祥麟是不是中欧商学院的同学目前尚不得知,但他们关系肯定也是“钢钢的”。

  上海天臻实业有限公司,德诚恒业投资有限公司,北铭坤投资有限公司三家都是以投资为主营的公司,其中上海天臻实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朱南松,从该公司的注册地点及法人代表名字来看,此人很可能就是中国第一私募上海证大的朱南松。

  加之前分析过的神州数码郭为,该股股东中众多是董事长赵先生的同学或熟人。以后开股东会随便找个同学家站着开都行了,相信目前A股中还没有多少家这样的股东同学会。

  备注:郭某就是神州数码郭为王某莉就是王驾宇姐姐王驾宇,不知道为什么透露内幕消息的不用处罚?

  当事人:王驾宇(WANG JIAYU),男,1963年3月出生,澳大利亚国籍,护照号:PAXXXXX81,住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王驾宇内幕交易神州数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数码)股票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应当事人要求,我会举行了听证会,听取了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的陈述和申辩。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郭某时任神州数码董事长、神州数码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信息000555))董事长、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控股)董事局2017年5月左右,郭某与广东启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行教育)接触。2017年6月11日,郭某与启行教育股东代表罗某广、经理黄某等人见面,进行了初步交流。

  2017年7月10日,郭某与罗某广、黄某、启行教育董事长李某签署了关于收购的合作协议,但未明确由神州数码、神州信息、神州控股中的哪一家与启行教育合作。2017年7月13日,郭某决定由神州数码与启行教育重组。2017年9月28日,郭某通知神州数码董事会秘书安排停牌事宜。2017年9月29日,神州数码发布公告称,拟筹划购买资产相关的重大事项,公司股票自当日开市起停牌。2017年10月16日,神州数码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公告》。2017年12月13日,神州数码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的一般风险提示暨暂不复牌公告》及《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

  我会认为,神州数码筹划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事项,属于《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重大事件,在公开前属于《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所述内幕信息。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17年7月13日,公开于2017年9月29日。郭某系内幕信息知情人。

  王驾宇与郭某是中欧商学院同班同学,存在日常联络接触。本案内幕信息形成后至公开前,王驾宇与郭某通线日各通线次。

  “王某莉”账户于2006年6月5日在国都证券郑州花园路营业部开立。“杨某”账户于1997年6月5日在民生证券郑州郑汴路营业部开立。

  “杨某”账户系王驾宇在涉案交易前借用。王驾宇承认上述账户内的资产为其所有,账户交易决策由其作出、盈亏由其承担。其中,“王某莉”账户主要由王驾宇向王某莉下达交易指令、王某莉下单操作;“杨某”账户由王驾宇向助理陈某培下达交易指令、陈某培下单操作。

  “王某莉”账户于2017年8月7日买入203,638股,8月8日买入2,325,400股,8月9日买入97,496股,8月10日买入215,500股,在内幕信息形成后至公开前共买入“神州数码”2,842,034股。截至2018年9月21日,“王某莉”账户持有的“神州数码”已全部卖出。经计算,该账户涉案交易亏损3,480,158.75元。

  “杨某”账户于2017年8月9日买入896,800股,8月10日买入252,400股,在内幕信息形成后至公开前共买入“神州数码”1,149,200股。截至2018年8月22日,该账户持有的“神州数码”已全部卖出。经计算,该账户涉案交易盈利5,648,427.10元。

  上述事实,有神州数码相关公告和文件、相关情况说明、相关人员询问笔录、相关人员通讯记录、相关证券和银行账户资料、交易记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我会认为,王驾宇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

  王驾宇及其代理人提出了如下陈述和申辩意见:第一,认定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7年7月13日的是单方证据且与其他证据冲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第二,王驾宇在涉案期间与郭某通话未涉及内幕信息。第三,交易行为不具有异常性:一是资金情况不异常;二是持仓金额和交易量水平符合其交易习惯;三是买入前的联络时点与买入指令时间相距甚远。第四,其在买入前长期关注研究该股及相关公司,在买入后继续跟踪研究,交易有合理理由。综上,王驾宇请求免于处罚。

  第一,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7年7月13日,有神州数码出具并经郭某和公司董事会秘书签字的情况说明、相关人员笔录等多份证据,且相关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明内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7年7月13日。

  第二,关于通话联络,郭某在接受我会调查时未能回忆起通话内容,却在听证环节出具关于通话具体内容的明确说明并称通话未涉及内幕交易,该说明不具有说服力。

  第三,涉案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一是涉案证券账户在交易期间突击转入大额资金,相关资金是否为其自有资金均不影响其在涉案交易前向涉案账户突击转入大额资金的事实。二是涉案账户存在连续集中交易的异常性,例如,涉案期间,涉案账户买入该股的金额占账户同期买入股票金额的比例较高。又如,2017年8月8日,“王某莉”账户买入成交额占该股当日市场成交额的比例较高;8月7日至10日,涉案账户合计买入成交额占该股当期市场成交额的比例较高。此外,8月7日至9日,“王某莉”账户仅买入该股;8月9日,“杨某”账户仅买入该股。三是涉案账户开户以来从未交易过“神州数码”,却在王驾宇与内幕信息知情人通话后、内幕信息公开前大量买入该股;该股复牌后,王驾宇又在短期内向王某莉和陈某培下达了全部卖出涉案股票的指示。

  第四,王驾宇提出的交易理由不足以合理解释交易的异常性,不能排除其内幕交易嫌疑。首先,对涉案股票的研究与关注不能排除其内幕交易嫌疑。其次,王驾宇提出的交易决策理由不足以解释其交易的异常性,例如,王驾宇所称关注到的神州数码利好新闻,其内容并非针对神州数码;又如,王驾宇提出的作为交易决策依据的研究表格,内容过于简单,且制成日期无法确定,不足以采信。

  综上,我会认为,王驾宇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与知情人联络,并控制账户集中买入“神州数码”,资金变化和交易活动与内幕信息形成、变化、公开时间过程基本一致,交易时间与同内幕信息知情人联络时间基本一致,交易明显异常,其所述理由不足以解释交易的异常性,其提供的证据材料亦不足以排除内幕交易,认定其行为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于法有据。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我会决定:

  上述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没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财政汇缴专户)开户银行: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营业部,账号:7111010189****0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当事人还应将注有其姓名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稽查局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同顺号仅为用户提供信息分享、传播及获取的平台,作者的发文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同顺号立场,作者需为自己账号的一切行为负责。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