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www493333com开马 > 胡雲海藝術空間——《卧牛堂心情随笔

胡雲海藝術空間——《卧牛堂心情随笔

时间:2019-08-07 23:10 来源:未知   点击:

  胡云海,职业画家。1962年6月6日(阴历5月5日端午节)生于江苏徐州。现为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协会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徐州宝莲寺《宝莲禅韵》杂志艺术顾问、江苏省美协会员、江苏省花鸟研究会会员、徐州市民协传统书画专业委员会创研中心副主任、徐州鼓楼区美协副主席、北京艺惠藏书画院副院长。

  胡云海,自幼嗜好艺事,70年代开始中国画探索,长期坚持以自学为主,攻山水,兼习花鸟人物,后师承著名书画家马奉信先生。1992 年入读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

  天份好的吸收能力及学习方面很容易进步,因为他们对绘画艺术的理解快,消化的也快。聪明的人是边找资料边吸收,课里课外均能认真对待绘画学习。

  不论学习什么,前提是要有认真对待之头脑,要多学多看,多问多下功夫。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功夫自然成,说的都是这个道理。

  我自幼喜画,小学与中学时跟姐夫陈立元学素描,因小时调皮,那时姐夫绘我的定论就是一事无成,啥也学不好。但他现在失望了,我不但学成了,也学好了,更能以画谋生养家糊口了。所以他一遇到熟人朋友提起我时,都是说真没想到,真没想到,没想到我能以画生存生话,呵呵……(声明一下:姐夫陈立元油画和素描一级棒,满脑子优秀的想法,学啥啥精,干啥啥成功,可惜那么优秀的姐夫人太老实了。不争名不争利,默默无闻一辈子,我最尊敬的姐夫。)

  七十年代初,我染上了国画癔,一发不可收拾,国画自学成才了。原因很简单,就是我用功,绘画方面肯吃苦。当初学国画,为了练习线条,我能不厌其烦的静下心来画了好几年。后来我叔胡秀祥带我见了当地大名家马奉信先,尔后拜其为师。由于特殊关系,直到现在,我称老師为叔。马叔后来曾戏谑:我是人物画家,却带了个山水画研究生。后来马叔说:云海,和你叔胡秀祥我们是一起玩大的,当初你叔带你来,看了你的作品我心里是有疙瘩的,但后来真没想到你现在能有这样的成绩,画的那么好,老師打心里高兴啊!“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懂这个道理,老师的恩和父母的恩是等同的,是千刀万刀割不断的。2004年知己好友潘建先生为我举办了人生第一个画展(现如今一直都在帮我),在没邀请的情况下,当地很多名家,由其是我这一辈的画家,几乎全部到场观看了我的作品展。印象最深的是马叔题了展标,并亲临现场,在离展厅很远处就高喊:云海大了。老師的表扬是肯定,是鼓励,我后来该做的就是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再后来由于个人家庭原因,办完画展我就消失在画界的海洋里……几年前我申请了微信号,开通后,马叔女儿马茜最快的速度加了我,最后通知马叔,马叔说了一句话:失联的云海,终于找到了。我知道当时叔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后来师妹马茜安排在旷怀堂与恩师见面,老师和师母都去了。见到恩师我们抱在一起,我是痛哭流涕,多少年由于婚姻及诸多的不顺统统涌上心头,终于能和恩师叙说一下失联的原因了。那一次我和恩师聊了很多,师妹安排去了饭店,直到吃饭结束还感觉有说不完的话。现在回想,很多年后和恩师的相聚,应该是一段美好的记忆,余生不忘。后来,很多场合,老师给别人介绍我时都是满怀自豪,他给朋友们说:没想到云海能成功,而且多样绘画都那么好。很多场合对别人的介绍,都是说:这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山水花鸟人物书法样样好。老师的夸奖我明白,是在鼓励我,激励我以后有更多的进步。恩师是真高兴了,其实,这么多年我也是下线.夜于郑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