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www493333com开马 > 教育随笔(五十三)

教育随笔(五十三)

时间:2019-10-29 19:44 来源:未知   点击:

  高中教师的辛苦,更多的在于晚自习。因为我一直在小学教书,凭着大自考有了两个本科毕业证才敢来到我们镇的完中----南港中学。我感受最深的不是白天那样的连轴转的四节课,而是晚上那样的两节自习课。有人说,夜是属于灵的世界,我也是相信这句话。一到晚自习,就是最不爱读书的孩子,他们也会静坐的教室里,找到自己喜爱的书。这些当初只有三百分的孩子来到这所完中,也在编织着自己的梦想。只是他们的起点低,和那些重点高中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反而从他们无比青春的脸上,我们可以找到更多教书育人的责任感。所以,每当临到自己晚班,我都十分准点地到校,找到自己喜欢的一本书,或者是给自己所授的课来备课。陪伴孩子的夜晚,格外让人觉得充实。我们同学些大孩子身上看到他们的颓废,但更多地看到他们的努力和奋争。因为爱好写作,也就记载着那样一个美好的夜晚。现在看来也是难得难得。 今夜,谁来轻叩你心扉 昨夜星辰昨夜风,今宵月明伴心空。化写这样的诗句,缘于那晚所见所感。好像时光刚刚过去,那天,夜自修是我值班,十点多钟下晚自习才散。跨上电动车,行驶在乡间马路,一轮皓月当空照,这春风沉醉的夜晚上,凉风入怀,也是美意。空气中弥漫不知名的芬香,朦胧中不得不让人意想,白日青光的世界是怎样的姹紫嫣红。树影婆娑,流动的光斑在我身上任意穿梭和写意,我似乎听见夜间的呼吸声,那些隐隐约约的村子里,有着零星的灯光,像是夜里蛊惑的眼睛,恣肆着神秘与浪漫。偶尔的汽笛声,像是夜晚的一个停顿号,夜晚也可以伸一个懒腰,报以一声呐喊;但终究成不了气候的,片刻之余,夜,像一朵涟漪,一圈一圈地过后,慢慢归于它的沉寂了。轻轻地开门,生怕打破夜的沉静,更怕惊扰邻居的好梦。洗刷后,上楼推门:皓月留在我的窗棂,低低地挂在夜空,恰似窗户天然的图案,淡淡的光芒洒满地板,美丽来到室内,无声胜似有声。“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我想起上午教的诗句----李商隐的《无题》讲的就是这样的意境,不过,我没有“西楼”,没有“桂堂”,只有属于我的夜色和自己的空间。见到窗外那棵松树间的明月,我突然把李商隐的诗句化为:昨夜星辰昨夜风,今夜月明伴心空。没有了愁绪,没有了纠结,只有心情与美景,于是没有拉上窗帘,好让溶溶的月色来到我喜欢的书页上,想让自己在喜欢的文字里枕着月色入眠。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卧室里的电视少了些亲近。想起年轻时候,它是个电视迷,只要一有空闲,不看它,也是把个电视机开着。分配到山区教书,一下子没有了县城的喧闹。放学后,校园里安安静静,鸟雀在操场肆意地蹦跳,不久也飞远了。年轻人的寂寞还是有的。我一开始看不下去书的,可能是在校毕业考试时,把个书摸够了,也可能是考试紧张怕了。一段时间,我见了专业书,真的反胃口,尽管书桌上还有着它的位置。傍晚的时候,还好,同伴陪着闲聊,一起逛逛河边的大埂,看看流水沙石。夜幕降临,我们各归各的单身宿舍,走进属于自己的世界。为了打发寂寥的时光,我耐不住性子,又是攒钱,又是赊欠,到县城文化站买了台黑白电视机,天鹅牌,十四英寸的。可把校园同伴们乐坏了,他们和我一样,夜夜相见,夜夜喝茶,夜夜看电视剧。我们看了不少电视剧:《霍元甲》《卞卡》《排球女将》《昨夜星辰》《星星知我心》,港台的、外国的电视剧多。那个时候电视频道不多,只有几个,没有好选择的。播什么看什么,哪个台清楚看哪个台。那些电视连续剧特长,一晚播好几集,蛮过瘾的。瞌睡虫在声频音响中,慢慢爬上我们的眼帘,我们都不睡,一直看到几个“再见”。我们在平淡中任时间逍遥,好像唯有这样,才能轻松地抹去白天的忙碌与繁杂。说也奇怪,时光流逝,万物更新。随着年龄增长,原来的一些爱好、习惯也有所改变。根本没有想到的,我渐渐爱上没有电视的夜晚。现在有着大彩电的时代,生活却没有了自己的色彩。反而,离开喧闹的色彩,离开煽情的故事,夜晚变得格外简单,却更为宁静和丰富。好像又回到那个求学时代,忙里偷闲地看起闲书来。女儿高中了,妻子陪读的好几年,我单身一人,一座楼,一本书,一盏灯,夜晚,我基本属于阅读。自己的藏书不多,但是还是够我读的。中年的自己,对于那些哲理散文的书,兴致慢慢有了。《还我一生》《与哲学大师的人生对话》《毕淑敏散文》《林清玄散文集》《从星空到心灵》《欢喜》都是我案头必读书。好多书是自己在城里的私人书屋淘来的,价钱不贵,自认为划得来。对于自己教书的那个农村大学校,读书的、谈书的人,确实不多,我可能是唯一喜欢手拿书本的人。生性的寂寞可以写在脸上,可不能让寂寞吞噬我的心灵,我这样想。有时读着读着,我会掩卷而思,觉得这些文字好寂寞,寂寞如我,我如寂寞。我会莞尔一笑,幸亏有个寂寞的我,可以做它的知己。几年后,我又明白,那些被我怜惜的文字,从来没有辜负我,它们馈赠给我的,远远超过我想象的。电脑进入我的生活,也就是近两年。由于那些年,我对于上网,对于上QQ,有着好多误解,电脑的好多消极面,在我大脑根深蒂固生长着;因而可以说,我比着同龄人有着更多电脑的盲区,我对电脑来说是个门外汉。尽管在晋升中级职称时培训几次,担任校长职务也参加培训若干次,可就是内心里不曾接纳过它。那时候,我属于电脑超级菜鸟,甚至还不会下载。后来,一次偶然,一个单位来的大学生见我爱看、爱写,给我介绍了博客,从此,我慢慢学会了复制、粘贴,写写性情小博文,从中也得到很多自己的快乐,以致读别人的博文,会忘乎所以,那样纯粹的快乐,那样孩童式地乐此不疲,让暑假时光奔驰得如此匆匆。现在,当夜色来临,收拾完并不太多的家务,来到房间,先上博客,写写博文,再浏览浏览好的博客,也是一种幸福。下了线,拿起刚来的报刊杂志,那是怎样的一个书生惬意呀!专业的,非专业的,各有各的妙处,好似误入荷花深处,风景处处,旖旎令人醉。心静时,会选择深入浅出的学术类书籍。如李怀源的《驾驭语文课堂的艺术》,于永正的《教海漫记》,窦桂梅的《窦桂梅的阅读课堂》;心乱时,会选择一些点化心灵的书,宽慰思想、教育方法的书很多,我会选择魏书生《班主任工作漫谈》、《教学工作漫谈》,李镇西的《做最好的家长》;郁闷的时候,喜欢从一些经典名言里寻找慰藉和力量,周国平的《经典散文选》、《智慧和信仰》,尚水利《团队精神》,张玲的《心理健康研究与指导》,每次翻看,总会让我受益,总会让我在万分纠结之时,觅得一份豁然开朗的解脱与释怀;心淡时,喜欢翻看自订的《读着》《半月选读》《意林》《教育文汇》,也会选择《小说月报》来读,就像平时喜欢清淡的饮食,偶尔也会换换川味冲击一下味蕾一样,好的散文、小说会让人跳出世俗,忘却红尘,毕淑敏的,雪小禅的,汪曾祺的,都是调心调神的佳品。雪小禅的《行书》一文,读得我欲罢不能,那一种对人生的诠释、文化的礼拜:就像行书,它明知人世坎坷,仍然一意孤行地飘逸着自己的风华绝代,演绎着生活的橙黄橘绿——它从来不动声色,但内心里,绿雪荡漾,那绿窗下,有一个女子,在绿窗花下,俨然地笑着……如此美好,如此洒脱,也如此蕴藉,大凡读过此文的人,谁能心无所动?原来“人心潦草的人世间,好行书,是绿雪诗意的生活。”不是吗?人生就要像行书,多美好的人生境界。记得电影《给我飞翔的翅膀》中有这样一幅画面:那个爱赛单车的男孩,一个生性热烈奔放的人,有时会找个无人的地方,与山水落叶相伴,静静地读一本书,不为考试,不为炫耀,只是让心灵沉醉其中。难忘这样的画面,再热闹的人,也需要安静的瞬间。飞翔的思想,诗意地栖息,我们的需要,我们的孩子需要,这个世界更需要。那些枕着月光怀揣书香的日子,在安静的时光里,我们那不肯安分的心灵,才有了落脚的地方。夜晚如此安静,如此柔美,也如此殷实。当月光如水地洒落在大大小小的窗棂上,那些影子,那些斑斓,那些书上的皎洁与美丽,似乎正用一双清澈的眸子,安静地注视着我们,轻轻地问,今夜,谁来轻叩你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