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www493333com开马 > 随笔 李文:麻雀

随笔 李文:麻雀

时间:2019-10-27 18:22 来源:未知   点击:

  连着好几天清晨,几只麻雀站在我窗户外面的大树上“叽叽喳喳”地乱叫,特别让人心烦!我用手拍拍窗棂,它们便机警地躲闪,飞到更高一点的枝杈上,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连续好几天这样,它们已经不怕了。

  快到晌午,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我突然想起晾在外面的衣服,便翻身下床走进院子。突然,西边墙角下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草丛还不时地抖动。我连忙走过去一看,是一只极小的幼麻雀。它全身肉嫩肉嫩的,几乎没有绒毛,更别提羽毛了。它的眼睛紧闭着,还不曾睁开来看这个世界。一只大大的嘴巴,两边嘴角还泛着微黄。声音柔弱,凄惨无力地叫着。稚嫩的小翅膀不时地瑟瑟抖动。我抬头向上面的大树看,一个精致小巧的鸟窝就寄托在两个粗大的枝杈上。我断定这是一只从窝里翻落下来的幼鸟,这会儿正赶上大鸟不在。看到它的样子,我不由得心生怜悯,以至于忘却了这几天来它们带来的烦恼。

  我轻轻走上去,小心翼翼地捧起它,它那小小的身体瑟瑟发抖,好像攒足了劲才把头抬起来,伸长脖子向上张开特大号的嘴巴,它饿极了。

  我把它装进口袋里,找来梯子,顺着大树爬上去。果不其然,窝里还有两只幼麻雀,我把它轻轻地放到窝里,其他两只感觉有动静,以为是大鸟回来了,便立刻张开大大的黄嘴巴,嘤嘤地叫着寻找食物。太可怜了,太可怜了!我想大鸟会回来喂它们的。

  接下来,我就在树底下等大鸟,等啊等,大鸟还是没回来。难道是因为我在树下它们不敢来了?不会啊!每天清晨它们可是猖狂的要命。突然我有一种不安的念头出现:它们可能再也飞不回来了。再等等吧!我自己安慰着自己,心却惴惴不安。

  黄昏来临了,大鸟始终没有出现,看来我的预感是对了,它们肯定遭遇了不测。我迫不及待地又爬上树,去看那几只小鸟。这会儿那只被摔下来的小鸟似乎不怎么动了,只是被其他几只小鸟挤的被动的动几下。

  我摘下鸟窝决心收养它们。母亲看我端来一只麻雀窝说:“这种鸟不像鹦鹉、八哥那样,它们是养不活的,气性大,隔夜就死。”我不甘心,就上网查资料,一页资料向我介绍:“麻雀天生自由闲散不被拘束,很难养活。它们飞累了,爪子倒挂在树枝上,人们以为它在睡觉,其实身体已经僵硬,死去了。”

  “竟是这样一种小东西!”我震撼道。它们宁可奔波劳累的死去也不愿意向人们献媚换取食物,更不愿意失去自由!这时我再看向手里的这个鸟窝,一种久违的心情袭上心头……

  【作者简介】李文, 小学语文老师,我选择了这个行业,注定我是幸福的!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我能享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能体会语言文字带来的欣慰,能和大文豪门一起谈诗论赋,能和孩子们一起成长,所以我是幸福的!